pc蛋蛋群

教育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全民教育焦虑:2018,我们被哪些教育痛点烦扰

全民教育焦虑:2018,我们被哪些教育痛点烦扰

这是一个举国重教的年代,这也是一个全民教育焦虑的年代。在过去的2018年,《半月谈》将推动教育改革作为报道重点,推出了一批重磅、刷屏之作,报道了当下教育领域的痛点、难点、热点问题,反映了教育从业者、学生、家长的呼唤与心声,许多报道得到中央、地方的高度重视,并出台政策规范发展。

在新的一年到来之际,我们对这些报道予以梳理。梳理,是回顾,是展望,更是凝心聚力。期冀未来的一年,全社会更加关心教育,提出更多对策建议,为推动中国的教育改革贡献一份力。

全民教育焦虑:2018,我们被哪些教育痛点烦扰

减负多年,为何孩子的书包依然如此沉重? 记者肖艺九 摄

学校越松家长越“疯”:教育改革宜更精准更细致

2018年初,针对学生学习负担重的问题,各地教育部门减负新规频频出台。然而,这些减负新规却遭遇家长“软性抵抗”,《半月谈》据此组织策划了《学校越来越松,家长越来越“疯”》《“一天的学习只能从放学开始”》《攒班,请假,逆托管,“教育低保”下的无奈选择?》《国外宽松教育到底有多“宽松”》等一系列文章,均在网上引起刷屏之效。

网民“风语者”认为:“目前的减负政策只会助长补课风气越来越浓,把学校的责任交给家长,只会让家里鸡飞狗跳。”网民“栋”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学习是唯一出路。小学初中减负减得不会学习了,高中怎么办?高考怎么办?”不少网民提出,减轻学生负担的想法是好的,但在高考指挥棒不变的情况下,校内减负必然导致校外增负,实际上是把教育负担往家庭转移。

针对舆论的这些困惑,《半月谈》还策划采写了《教育理念打架,孩子备受折腾》《教育改革:打了补丁还须绣上花》《减负令如何不空转》等稿件,认为公众对教育改革的焦虑,源于公众对优质教育资源的渴求与公共教育资源供给不足、配置不均衡之间的矛盾。如果不触及这些根本性问题,就不可能真正实现学生减负。

重拳难敌“鸡汤炖忽悠”,校外补课“野火烧不尽”?

校外补课,不仅加重了中小学生的校外课业负担,更成为不少家庭日渐沉重的经济负担。针对补课乱象,我们2018年以来不断策划采写了来自一线的鲜活报道,《补课有多贵?贫穷限制了想象力》《5万起投百万回报,教育焦虑催生“一本万利好买卖”》《不看学识看面孔,“金牌外教”无资质?》等稿件刷爆朋友圈和微信群,中央及地方密切关注并采取行动。

2018年2月,教育部办公厅等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各地陆续开展专项治理行动。教育培训机构治理由此成为2018年教育领域的重点工作。

然而,单纯遏制校外培训只能起到治标之效,社会焦虑的根源仍客观存在且有加剧倾向,加之教育机构的种种洗脑式营销,从多数家长的反应来看,仍是观望的多,退出校外培训机构的少。基于此,我们又刊发了《鸡汤炖忽悠,催生“教育功利症”》《治理校外培训,“野火烧不尽”?》《最严禁令下,补课班玩起“躲猫猫”》《真没想到,培训班还是这么火》《“打鸡血”的幼升小 “穿马甲”的小五班》等稿件。

教育是一国之基,如何还教育以本原,让孩子健康成长?这需要拿出更大的勇气,深化教育体制改革,发挥改革合力。真心希望在新的一年,正如网民“漫天阳光”留言所说:“让老师无后顾之忧,让民众无攀比之心,需要全民努力才行。”

老师被折腾,教学成副业:“放管服”改革难点堵点在哪里

近年来,学校应对的各类督导评估、达标验收、检查评比多如牛毛,不堪重负。有老师说:“上课、辅导、教学活动都不怕,就怕各级各部门搞检查。”针对此现象,我们组织策划了《讲课再累都不怕,就怕各级搞检查》《啥都“从娃娃抓起”,娃娃快被“抓”坏了》等稿件,稿件发出后,在教育系统引起广泛共鸣,网民纷纷留言表示“说出了广大教师的心声”。

网民“邓华”说:“教书就是老师的副业,每周安全教育、禁毒教育、消防安全教育等各种检查,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备课。提到检查就是教师的噩梦,上课上到一半,又被叫去整理资料。学期末还要统考,根本没有时间给学生复习。”网民“好了吗”反映:“扶贫任务要我们教师完成,社会安全满意度要教师完成,而正常的教育教学工作忙得没空总结。再这么搞几年,毁掉的只有更多的学生。”

“放管服”改革是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内容,必须持续加以推进,教育领域也不例外。2018年教师节召开的全国教育大会提出,要深化教育领域“放管服”改革,充分释放教育事业发展生机活力。少一些权力干涉,少一些检查评估,学校“放管服”改革中有哪些难点和堵点?我们在稿件《给学校来一场“放管服”改革》中进行了一一梳理。

学前教育闹心,政府出拳规范

公办幼儿园的大门难进,有家长为了报名翻园墙挤破头;民办园每月保教费两三千,读个幼儿园比上大学还烧钱;费尽心思让孩子上了幼儿园,然而刚上两年,就纷纷退园……2018年,我们刊发了《报名翻墙头,入园闹心头,烧钱超大学》《“6个幼师只剩俩”》《想上公办园?先捐2 万块!》《请假了,幼儿园还要收“占位费”?》《幼儿园抢跑蔓延,大班成“空班”》等稿件,对学前教育中存在的种种乱象进行了报道,稿件播发后引起强烈共鸣。

有网民评论:“没想到一个孩子上幼儿园就让我如此筋疲力尽。我们夫妻俩都是工薪阶层,公立的幼儿园根本进不去,想都不要想;离家几百米的民办幼儿园每个月费用就要2000多元。如果一个孩子上学都这么难,那么生二胎对我们来说就是个遥不可及的梦。”网民“北巷不夏”则自称“快被折磨成狗”:“我家的孩子已换过4个幼儿园,公办的进不去,民办的好幼儿园贵死,便宜的各方面相对较差。”

针对“入园难”“入园贵”等困扰老百姓的烦心事,2018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明确了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原则、目标和具体举措,释放出诸多红利。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