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群

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軍費談判陷入拉鋸戰美韓談判桌下各有訴求(環球熱點)

軍費談判陷入拉鋸戰美韓談判桌下各有訴求(環球熱點)

軍費談判陷入拉鋸戰美韓談判桌下各有訴求(環球熱點)

  2018年12月6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同到訪的韓國外長康京和舉行會晤,雙方就協調朝鮮半島無核化事宜進行了磋商。
  新華社/美聯

  2018年3月—12月,韓國與美國就駐韓美軍費用分攤事宜共舉行10輪談判,均以失敗告終。據韓聯社報道,韓國政府消息人士本周披露,鑒於談判“在某個級別進展不暢”,下一步規格勢必升級,韓美雙方高層人物會介入談判。

     

  討價還價 無果而終

  美韓軍費談判戰線之長,前所未有。美國“獅子大開口”,韓國亦無妥協之意。此前《華爾街郵報》報道稱,美國總統特朗普認為應該讓韓國的分攤費用“翻一番”,相當於今后5年內平均每年分攤16億美元(108億元人民幣)。韓國《中央日報》指出,這是“赤裸裸”的施壓。《華爾街日報》消息稱,文在寅曾對韓國官員表示,他不願提供比韓國已同意的數額更高的經費。

  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研究員董向榮介紹說,“冷戰時期,韓國對於美國的戰略價值十分突出。自1945年,美國開始對韓國進行經濟和軍事援助,在韓國屯有重兵。經過被譽為“漢江奇跡”的經濟增長,韓國已具備較強的經濟實力。1988年,美國正式向韓國等盟國提出防衛費分擔要求。1991年,美韓兩國簽訂《防衛費分擔特別協定》。2014年簽署的第9次特別協定,於2018年12月31日到期。從2019年開始,兩國進入第10個防衛費分擔周期。”

  韓國拒絕簽字也有跡可循。一直以來,韓國分擔的駐韓美軍費用呈現逐年緩慢增長的態勢。根據2014年《防衛費分擔特別協定》,韓方當年向美方支付9200億韓元(約合54.7億元人民幣),比上年增加5.8%﹔協定適用的5年間,韓方每年分擔金額依據前一年數額和前兩年的消費物價指數作相應調整,但增長幅度不超過4%。

  2018年12月11日-13日在首爾舉行的第十輪談判中,“曙光”乍現。據韓聯社報道,雙方將對韓軍分擔費的分歧縮小到約1000億韓元(約合人民幣6.13億元)。但隨后美國領導層對此表示強烈反對,要求大幅提升韓方的分擔費用。至此,“協商基本回到原點”。

  就在這次談判后不久的12月21日,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宣布辭職。在美韓關系上,他一直反對削減駐韓美軍,並主張不要大幅度提高韓方軍費分攤份額。天平面臨再次失衡,籠罩在美韓談判上方的霧更濃了。

  立場不一 所求有異

  軍費問題只是冰山一角,折射出韓美雙方在外交上的策略和立場變化:美國收回利益,韓國尋求平等。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戰略研究所副所長蘇曉暉指出,特朗普政府對防衛政策和同盟體系的看法發生了較大變化,前幾任總統一直看重美國對區域事務的介入能力,認為保持威信有賴於盟友的支持。但對特朗普來說,相較於戰略安全,他的施政偏好在於經濟問題等更實用的議題。

  董向榮表示,特朗普執政后,對歐洲和亞洲盟友擺出了“親盟友、明算賬”的姿態,要改變他們長期以來“搭便車”的情況。

  2018年3月,在美國強烈要求下,雙方就《韓美自由貿易協定》進行重新談判,新的協議規定韓國必須把對美國的鋼鐵出口量降至過去三年平均水平的70%﹔美國對韓國皮卡征稅的期限延長20年,允許符合美國安全標准的美國車企每家每年向韓國出口5萬輛汽車,較以前翻番。

  2018年9月的聯合國大會期間,特朗普曾在美韓首腦會談后的記者會上明確表示,“美國在韓國駐軍3.2萬,而韓國是個非常富裕的國家。於是我質問韓國,你們為什麼不對美國支付的防衛費作出賠償呢?”

  對韓國來說,難以接受的不是軍費的數額,而是美國的態度。董向榮分析稱,美韓之間是一種不對稱的同盟關系,韓國一直希望能夠尋求一種更為平等、相互尊重的關系。在防衛費分擔的問題上,與其說韓國不能接受美方要高價,不如說受不了美國的頤指氣使、居高臨下。

  蘇曉暉指出,韓方希望美國知道他們並不是保護與被保護的關系,軍費不是“保護費”。盟友應互為對方戰略上的支撐,共同在地區事務中發揮作用。

  小吵小鬧 難損根基

  據韓聯社報道,今年的談判中,韓國外交部長官康京和、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加入的可能性較高,也不排除由兩國總統“直接談”。

  雙方有各退一步的余地。董向榮說:“與駐韓美軍總體費用相比,美國的要求尚在可接受范圍內,但花費應更透明。通過高層會晤來解決軍費分擔問題,是因為雙方希望能夠從美韓同盟的大局出發,不拘泥於具體的比例和金額,不使防衛費分擔問題損傷對於雙方都相當重要的同盟關系。”

  從長遠來看,美韓之間利益契合度較高,同盟的共識遠大於分歧,即使軍費談判前景未明,防務合作仍在穩步推進。

  2018年6月29日,駐韓美軍司令部位於京畿道平澤的新總部大樓舉行啟用儀式。韓美聯合司令部司令文森特·布魯克斯說:“這是全球最大的海外美軍基地,象征著新時代的開始,同時也象征著新美韓關系的開啟。”

  2018年10月31日,第50次韓美安全協商會議(SCM)在美國五角大樓舉行,韓國防長鄭景斗和美國防長馬蒂斯簽署《韓美防衛合作指針》,雙方就美軍向韓軍移交戰時作戰指揮權后,仍保留駐韓美軍和韓美聯軍司令部達成協議。

  董向榮表示,盡管朝鮮半島局勢在2018年以后出現了緩和,但韓國對美國的安全依賴並沒有實質性的變化。尤其在韓國保守派看來,韓美同盟仍是韓國的國家安全支柱。無論是美韓軍費之爭,還是貿易協定分歧,都是韓國應對特朗普治下美國的個別事件而已,就好像浪花朵朵,吸引眼球但掀不起風浪。而兩國之間穩固的同盟關系和密切的經濟往來,就像大海一樣,深不可測。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