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群

博客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博客 > 58岁老警日记:我怎么活成了只“程序猿”?

58岁老警日记:我怎么活成了只“程序猿”?

  我叫陈昆平,是云南省红河州开远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的民警,一个曾经当过兵的老警察。

  再过两年,我就60岁了,想想两年后就要脱下警服离开警队,说心里话,难以割舍、不想离开。

  我是陕西西安临潼人,就是那个有兵马俑的地方,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参军入伍,1997年从部队转业到开远市公安局,没想到在警察职业生涯末期,我竟然修炼成了一只“程序猿”。

  一个老警察怎么就成了“程序猿”,我也想知道,于是我翻开了自己的日记……

图为58岁的民警陈昆平。陶家淇 摄

图为58岁的民警陈昆平。陶家淇 摄

  2011年7月某日

  记得女儿去年闲聊时说过,现在的年轻人如果不会电脑很难找到工作。今天,单位上组织年轻人和老同事学习使用一个软件系统,这些年,在电脑上的工作确实是越来越多了。

  这个软件系统包含了信息存储、归类、查找、统计、计算等功能,我看这可比纸张存储归档和查找省去大半量时间。

  其实,自转业进入开远市公安局,17年来我一直负责通信工作,接触到电脑的时间也还算早,电脑开关机、上网等基本技能都会,但一直想弄明白这些软件、网页是怎么做出来的。

  或许,我也学学做软件、网页?所谓技多不压身,也能让自个今后工作快点轻松点。

  2011年8月某日

  决定了,我要学习计算机知识。

  女儿笑话我不安分,50多岁还想去挑战高难度技能。可我就是对计算机软件编程产生了兴趣,而且是浓厚的兴趣。

  今天星期六,老伴陪我去了书店,按“高人”的指点,我买了软件工程、数据结构、C语言几本书,老伴转了半天,买了本教如何煲汤的书。

  书是买回来了,“高人”说从二进制开始,接着学计算机软件知识,再学编程语言、数据库知识等,学不懂时就到网上向他或更高级的程序员求教。

图为民警陈昆平翻阅计算机编程书籍。陶家淇 摄

图为民警陈昆平翻阅计算机编程书籍。陶家淇 摄

  2012年1月某日

  记忆力真的大不如前,“土法”死记硬背看来行不通。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我得一边学习一边写代码,要实实在在地写出几万行代码。

  有意思的是,老伴看我在电脑写代码,又翻了翻我的书,她问我,“书上很多英文单词,看得懂吗?”

  我告诉她,能看懂。没想到她说,让我学会英文,带她去外国旅游。

  我却只能“呵呵”苦笑,这些都是计算机专业英文词汇,恐怕在国外旅游中用不上。

  2015年12月某日

  是时候小结一下,我现在基本掌握了开发软件所需的知识,如html超文本标记语言、asp.net c#语言、Transact-SQL结构化查询语言、JavaScript脚本语言等。

  还是老话说得好,练多了,路也自然就会走了。我发现,其实,不用写几万行代码,这才写了上万行代码,基本就能上道。

  2016年7月某日

  今天与同事聊天,得知雨露社区管理需要制作一百余种台账。雨露社区可是红河州的主要戒毒康复场所,接收众多戒毒康复人员,戒毒康复人员进入社区后,需要填写人员基本信息表、身体健康体检表、戒毒病室分配,脱瘾安排等等表格。

  这是一项繁杂的工作,我想给他们一个小软件系统,消灭这些纸质表格、台账。至于系统名字嘛,就叫做“戒毒康复人员信息管理系统”。

图为头发鬓角已白的陈昆平在编辑程序代码,左侧电脑屏幕上有他研发的“戒毒康复人员信息管理系统”。陶家淇 摄

  图为头发鬓角已白的陈昆平在编辑程序代码,左侧电脑屏幕上有他研发的“戒毒康复人员信息管理系统”。陶家淇 摄

  2016年7月某日

  很幸运,向领导和同事提出我想为雨露社区做“戒毒康复人员信息管理系统”的想法后,得到了大家的支持。但看得出,大伙对我这个50多岁的老人能否做出一个软件系统还是有担忧的,说实话,我心里也在打鼓。

  2016年8月某日

  这几天,我翻阅大量资料,查看《禁毒法》、《禁毒管理条例》、《戒毒所管理办法》等条文,我想让这个软件系统的设计构思功能得尽量贴近各种法律法规。

  我还得结合开远雨露社区的实际管理工作,了解民警工作每个环节与流程,在我的软件系统上一个功能一个功能地增加。

  2017年5月某日

  十个月了,开始研发“戒毒康复人员信息管理系统”以来,我的工作、生活里没什么休息时间,连做梦也是“Data Info”。

  老伴时常唠叨,还不赶快休息,身体能吃得消吗?

  成为“程序猿”后,才知道“程序猿”生活原来是这么扎心。我一天到晚守在电脑旁,写代码,改Bug,头皮抓破,鬓角熬白。

  今天中午又忘了吃饭,下午2点泡了桶方便面,3点才想起来,面冷了汤干了。

图为陈昆平在深夜加班工作。陶家淇 摄

图为陈昆平在深夜加班工作。陶家淇 摄

  2017年7月某日

  今天,女儿从昆明回开远看望我,我只和她说了几句话就坐回电脑前,女儿走后,我挨了老伴一顿骂。

  自一头扎进软件开发中,也有一年了,仔细想想,好久没有过正常周末、节假日生活了,许多朋友都断了联系,甚至一年都没去昆明看过女儿和外孙。

  网上有帖子说,很多菜鸟“程序猿”对编程的热情那是一浪比一浪高,强烈的兴趣与不断获得的成就感让我像进了一个黑洞,被深深地吸引进去,无法自拔。

  2018年1月某日

  今天真是太高兴了!终于,我研发的“戒毒康复人员信息管理系统”在经过同事测试使用与反复调试后,正式投入使用,还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同事们都说,系统解决了戒毒康复人员基础信息重复录入问题,提高了工作效率。

  同事们还说,系统对戒毒康复人员实行一人一归类、一人一归档,全时记录了在所、在社区的活动轨迹、脱瘾状态、康复进度,还提供了多元数据分类统计,为相关职能部门决策提供数据依据。

  得到这样的评价,不枉我这一年多的废寝忘食。我想是时候去看望女儿和外孙了,也约老朋友们出来见见,告诉他们,我为什么消失了一年多。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