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群

社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社会 > 西安城管队长失联4月 被指欠债百万牵涉多位同事

西安城管队长失联4月 被指欠债百万牵涉多位同事

西安城管队长失联4月 被指欠债百万牵涉多位同事

债主张贴在米科前妻韩某某店铺附近的寻人启事。

西安城管队长失联4月 被指欠债百万牵涉多位同事


2014年12月12日,临潼城管局在华商报上发布公告,敦促米科到岗上班。

陕西省西安临潼区街头多处张贴着一份特殊的寻人启事,寻找对象是临潼区城管局五大队大队长米科。寻人启事中写道,米科一年来先后向朋友同事借款上百万元,给妻子韩某某扩大“特百惠”连锁店做投资。借款后的米科从2014年9月20日起失联,至今下落不明。

临潼区城管局副局长谈永平1月22日向澎湃新闻证实,米科确为该局五大队队长,不过未正式任命,目前已经失联多时。不过各方均未向警方报案。

失联的城管大队长

1月22日,有关米科的寻人启事出现在西安市临潼区街头。

澎湃新闻从寻人启事中看到,米科1974年9月出生,为给妻子韩某某扩大连锁店,向单位同事、朋友借款上百万元。现在与妻子达成离婚协议,背着全身债务净身出门。2014年9月20日至今未上班,手机关机,无法联系。

一位曾在临潼城管局任领导职务的知情人透露,2013年11月,米科以为妻子投资特百惠连锁店为由借钱。后经该知情人牵线搭桥,米科从刘飞(化名)处借得10万元,约定借款期限为半年,每月还利息1700元。后来双方又将还款期限延长为一年,但米科在借款到期前便已失联。

上述知情人向澎湃新闻介绍,当时考虑到米科是公职人员,又有实业,所以他才同意牵线并做见证人。米科失联后,该知情人多方了解后得知,米科从2013年起,以扩大店面等为由,采取骗取下属身份证、让本单位员工担保等方式,先后通过5人贷款一百多万元,临潼城管局至少三位员工涉事。

债主宋先生说,从2014年1月起,米科先后向他借款25万元,每笔借款期限为三个月,月息2.4分,“他失踪前每月都还利息,但本金至今没还。城管局的段利萍担保了十万元,焦磊担保了五万元。”澎湃新闻曾联系焦磊、段利萍询问此事,但他们均未回应。

另一位债主张远(化名)告诉澎湃新闻,他和米科认识10多年,自去年2月17日起,米科先后向他借款七笔共80余万元,金额最大的一笔借款20多万。张远说:“他借钱的时候说要给媳妇开店,后来又说母亲病了要借钱,至今还有六十多万元没还。”

单位成立寻人小组

临潼区城管局副局长谈永平向澎湃新闻证实米科已失联,他说:“米科的父亲在去年9月23日来帮他请了一个月病假,但至今没有回来报到。我们也在报纸登过公告,督促他回来工作。”

澎湃新闻在去年12月12日的《华商报》上找到了相关公告,公告内容为:“米科同志,你的病假已经到期,至今未上班。请你在本公告发布之日起一个月内(2015年1月12日前)回单位工作。如逾期不归后果自负。”

谈永平说,局里为此还成立了寻人小组,四处找寻米科下落,但无所获。

“我们最近在研究怎么处理他。”谈永平说,米科为事业编制人员,平时工作表现不错。关于米科欠债百万一事,他表示这与工作无关,并不清楚。

同时,谈永平还向澎湃新闻证实,米科确为该局五大队队长,不过未正式任命。

失联前曾割腕自杀

米科的父亲告诉澎湃新闻,米科在失联前曾试图自杀,“在临潼一个旅馆里喝了酒,又喝了安眠药,还用刀子割伤了手腕,我看是这情况就给他请了病假。”

2014年9月24日,米科趁父亲外出、母亲上厕所之际离家出走。他的父亲说:“走的时候啥都没带,电话也关机。我给要债的人说,如果米科回来了,我可以让他还钱。”

前述多位知情人表示,米科失联后,他们多方查证,发现米科已经在2014年1月21日与妻子韩某某协议离婚,并约定将三处价值70余万元的房产及汽车等财产划归韩某某,而债务由米科承担。一位知情人表示:“我见过他俩的离婚证,是去年元月离的婚。”

韩某某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米科所欠债务与她无关,他们俩几年前就已离婚。她说:“我在临潼人民路的特百惠专卖店已经开了十四年,公司规定一个人只能开一个店。所以他们说米科借钱给我在蓝田、浐灞开特百惠连锁店是胡说。”

关于离婚的原因,韩某某称米科喜欢打牌,在镇政府工作的时候就欠过几十万,还经常不回家。

虽然米科已经失联五月,但无论是临潼城管局、多位债主还是米科的父母,均未报案。债主宋先生说,当初给米科借钱,主要因为他是城管大队长,有公职,“他现在回来,我都可以不要利息,本金慢慢还嘛。不报警就是给他留个后路。”

(原标题:西安一城管大队长失联四月,被指欠债百万牵涉多位同事)

netease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