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群

信托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信托 > 外贸信托个贷业务乱象:曾因风控不严涉入“非吸”案

外贸信托个贷业务乱象:曾因风控不严涉入“非吸”案

本报记者 樊红敏 郑利鹏 北京报道

2月27日,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对一起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外贸信托”)与个人借款合同纠纷,作出执行裁定。执行裁定书显示,因借贷方出现逾期违约,外贸信托作为申请人,申请法院实行财产保全、强制执行等。但该地方法院在执行过程中“经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上述只是外贸信托诸多个人借贷纠纷中的一例。《中国经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仅2019年以来判决执行的,外贸信托与个人之间的借贷纠纷,就超过40起。记者发现,因为牵涉大量个人借贷纠纷,外贸信托涉及的裁判文书数量远超同行,涉诉达1.1万条(含其他类纠纷),而其他67家信托公司,涉诉主要在几十条到几百条之间,只有极个别信托公司涉及的裁判文书达到上千条,但最高的也未超2000条。

曾涉“套路贷”

记者翻阅上述裁判文书,发现外贸信托在个人贷款业务风控、利率等方面存在诸多问题。

例如,2017年6月,借款人李某以房产作为抵押,向原告外贸信托借款1050万元,用途是“生产经营”。裁定书显示,李某1957年出生,身份为北京某防水材料厂退休员工。然而,借款人李某为办理贷款在借款合同上签字,并填写贷款发放方式为,直接发放至其本人名下银行账户,但其本人并未实际使用贷款。最终,法院调查审理发现,该案与一起涉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案有关。

外贸信托牵涉的另外一起个贷纠纷则更具戏剧性。

2015年8月18日,因借款抵押,外贸信托与借款人于上海市浦东新区房地产交易中心,申请办理借款人名下某处房产抵押登记手续,但因涉案房产于2015年8月20日,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查封而未能办妥抵押登记手续。然而,外贸信托已于2015年8月19日,按约向被告放款65万元。

此外,在一起关于还款数额的纠纷中,外贸信托的操作手法颇具套路。

该案中,借款人作为原告,诉讼请求判令外贸信托返还其多还的款项71041.43元。该案中,诉争贷款合同仅写明还款方式为分次还款,既未约定“等额本息”还款方式,也未列明每期应还款本金及利息的具体数额,争议点在于每期应还的本金及利息数额。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方作为专门从事金融业务的公司,在贷款业务方面具有优势地位,其在参与签订涉案合同时,应当恰当运用其专业优势以使还款方式等合同关键条款明确具体,而非采用非专业的含糊表述,导致双方合意不明以致产生分歧。最终法院判决为,外贸信托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借款人71041.43元。

记者注意到,由于外贸信托相当一部分产品是与第三方消费金融服务商、担保公司等机构合作的,借款人除需要支付利息之外,还需要支付服务费、担保费等,如判决书显示“支付的利息、服务费、担保费等实际支付金额超过了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达到25.2%”“合同执行月利率为1.67%,月客户服务费率0.97%,月担保服务费率0.42%”等。

信托个贷展业困局

实际上,外贸信托对于开展小微金融业务面临的风险早有预期。

外贸信托研究院2014年度报告中提到:“由于缺乏成熟的信用评价体系,个体违约成本极低,而追索成本极高,并且往往伴随着民间借贷的风险,造成小微金融领域坏账率远高于对公信贷,而且风险暴露在区域上、时间上往往十分集中,易出现黑天鹅事件。”

外贸信托个贷业务乱象,亦曾引起监管层关注。

外贸信托2015年年报显示,北京银监局于2015年7月对公司小微金融业务进行调研和检查,于2015年9月向公司下发《北京银监局办公室关于规范个人信托贷款业务的监管意见》,对内控制度建设、贷款全流程管理、外包服务管理、贷款综合费率以及IT系统管理等方面提出相关监管意见。公司对照上述监管意见,认真制定整改计划并严格落实监管要求,并向北京银监局上报整改进展报告。北京银监局于2015年12月对公司小微金融业务整改落实情况进行检查,并下发监管会谈纪要。公司于2016年1月,在确保符合上述监管要求的前提下,继续开展小微金融业务。

外贸信托内部要求不具名人士向记者透露,由于外贸信托公司涉个贷负面问题过多,一度影响信托行业个贷业务展业,部分地方银监局甚至对信托公司开展个贷业务的申请不予批复。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