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群

科技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 普惠型小微贷款不良容忍度放宽小微信贷须保持“量”“价”平衡

普惠型小微贷款不良容忍度放宽小微信贷须保持“量”“价”平衡

  银保监会日前下发《关于2019年进一步提升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质效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在信贷投放、成本管理、风险管控等方面提出了具体目标,包括对“两增两控”目标进行优化,重申五家大型银行力争总体实现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指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增长30%以上。“在目前小微企业信贷风险总体可控的前提下,将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容忍度放宽至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3个百分点。”更被视为《通知》最大的亮点。

引导机构差异化竞争
  “小微业务本身风险比较高,如果还要求不良率很低,那就很难做了。不良率容忍度放宽,肯定对小微业务有好处。”民生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李鑫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力争将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控制在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3个百分点以内”是《通知》最大的亮点,因其较2018年“全口径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控制在不超过自身各项贷款不良率2个百分点”的标准有所放宽。
  作为差异化考核政策,《通知》还称,对部分总体风险水平偏高、但正在积极进行风险化解处置的地方性法人机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不良容忍度可在“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3个百分点”的基础上适当放宽。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梁栋材表示,不良率容忍度的放宽,将有效减轻商业银行的考核压力;同时,考核口径更加侧重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的普惠贷款,更利于小微信贷投放的提质增效,覆盖更大范围。
  “在尽职免责和容错纠错机制方面,由于不同地域、不同行业的小微企业发展情况不同,导致信贷风险水平存在较大差异,《通知》适时提出对分支机构可执行差别化的容忍度,并对小微企业不良贷款率未超出容忍度标准的分支机构可免予追责。通过差异化的制度安排,有助于引导商业银行在不同地域、不同行业有针对性地加强小微企业信贷支持,发挥考核的正向激励作用。”梁栋材补充道。
  为引导机构差异化竞争,《通知》对银行分类实施考核。李鑫指出,“建立差异化的小微企业利率定价机制”尤为值得一提。《通知》就此要求“各商业银行要综合考虑资金成本、运营成本、服务模式以及担保方式等因素,实施差别化的利率定价。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明显高于同类机构同类产品平均水平的银行,要进一步加大贷款利率压降力度。”李鑫表示,过去“两增两控”比较强调对利率的“控”,“如果风险较高,但定价上不去,银行肯定没有动力去做”,而今年“差异化的小微企业利率定价机制”意味着小微贷款风险和收益更加对等。
  《通知》要求,各商业银行要在保持“量”“价”平衡的基础上,按照商业可持续、“保本微利”的原则,巩固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指导工作成效,未完成2018年利率指导目标的要进一步加大落实力度,确保2019年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保持在合理水平。在李鑫看来,监管部门要求的是支持小微企业和做好风险管控之间的平衡,这也体现于《通知》在“强化监管督导”中的一条具体要求,即“防止部分银行‘一哄而上’对部分小微企业过度融资、多头融资,形成集中风险”,以及在“完善内部机制建设”中对防止小微企业贷款资金被挪用、“套利”等违规行为的要求上。


  梁栋材表示,在一系列差异化政策的引导下,商业银行支持小微企业的力度还将有所增强,小微企业贷款的“量”和“质”将进一步提升。
  “要提升小微企业金融服务质效,就需要解决小微企业融资贵、融资难的问题。针对融资贵,《通知》要求银行保持‘量’‘价’平衡,将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保持在合理水平,严格控制利率定价。针对融资难,对于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容忍度放宽至不高于各项贷款不良率3个百分点。”小小金融总经理刘小峰对《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由于利率定价仍受到‘指导’,且不良率容忍度提高,这将在一定程度上挤压金融机构的利润空间。若要对冲这一影响,金融机构需要优化信贷服务技术和方式,比如通过探索全流程线上贷款模式,降低运营成本。”
  为“优化信贷技术和方式,提升服务效率”,《通知》称,大中型商业银行要充分发挥技术、资源优势,继续深化普惠金融事业部建设,严格落实综合服务、统计核算、风险管理、资源配置、考核评价的“五专”经营机制,将资源向小微企业金融服务领域倾斜,进一步加强与互联网、大数据的融合,深度挖掘自身金融数据和外部征信数据资源,在加强合规管理和风险控制的前提下,探索研究全流程线上贷款业务模式。地方性法人银行要坚持回归本源、服务地方实体经济的定位,继续下沉经营管理和服务重心,充分把握“地缘、亲缘、人缘”的固有优势,深耕本地小微企业市场,因地制宜创新信用评价方式和信贷产品。
  李鑫表示,全流程线上贷款是很多银行都在重点发展的贷款模式,在监管部门首次于正式文件中提及后,未来有望加速发展。
  在优化信贷服务技术和方式方面,《通知》还提出加强续贷产品开发推广,合理提高续贷业务在小微企业贷款中的比重。根据小微企业融资特点,进一步优化贷款支付方式和对资金流向的监测分析手段,不将发票作为认定贷款用途的唯一要件。
  为了完善内部机制建设,充分调动银行基层“敢贷、愿贷”的积极性,《通知》还要求银行进一步完善内部绩效考核机制,并进一步落实授信尽职免责制度和容错纠错机制。

客户下沉考验风控能力
  继政府工作报告后,《通知》重申了5家大型银行要充分发挥“头雁”效应,2019年力争总体实现“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长30%以上”的目标。
  “2018年商业银行普惠型小微贷款达9.36万亿元,同比增长21.79%,折射出前期引导商业银行加强对小微企业金融支持的政策效果正逐步显现。此次对大型银行设定30%的定量目标,较前期‘两增两控’的要求有所强化,较2018年21.79%的行业普惠型小微贷款增幅也有较大幅度提升。但与中小型银行相比,大型银行目前不良率整体较低、资本充足率相对较高,叠加遍布全国的网点和客户优势,可以看出大型银行实现普惠型小微贷款30%的增速目标有较为坚实的基础,30%的增速目标也较为适度。”梁栋材表示。

  李鑫表示,过去大型银行不愿意做小微贷款业务的原因是成本和收益不对等:一方面,小微企业报表“看不清”,银行展业成本较高,包括尽职调查、人员投入等成本较高;另一方面,收益却较低,这是因为小微贷款期限较短、金额较小。“由于大型银行资金成本较低,由其发放普惠型小微贷款,有助于小微贷款整体利率水平的下降。”他同时表示,在大型银行小微贷款增长30%的背景下,中小银行为了完成“两增两控”的要求,势必会进一步提升风险偏好,客户进一步下沉,有利于支持小微企业,但也会使资产质量面临下降风险,这也是监管部门通过《通知》的各种差异化要求已有所考虑到的。
  天风证券分析师廖志明、林瑾璐认为,中长期来看,没有强大零售客户基础的中小银行,在“两轨并一轨”等利率市场化政策进一步推进下,其在小微信贷市场的定价及风控能力,或是决定盈利能力的核心因素。中小银行或面临较大的经营分化。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