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群

科技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 中信建投武超则:科技龙头公司是未来三到五年最好的投资机会

中信建投武超则:科技龙头公司是未来三到五年最好的投资机会

  3月7日,中信建投(行情601066,诊股)证券研究发展部行政负责人、TMT行业首席分析师武超则出席“中信建投证券2019年春季精品上市公司及转债投资策略会”发表演讲,认为“未来有可能会迎来科技行业、科技股投资的三至五年最好窗口期。科技50、科技行业的龙头公司未来三到五年好的投资机会。”

  分析逻辑:

  一是底层的技术创新又到了新的周期。

  信息技术基础创新历程:从2009年的3G时代元年,建立在3G流量红利基础上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当时是TMT行业投资的一个爆发期,从手机游戏到智慧医疗、在线教育、电商…到2015年牛市达到高峰,我们这一代研究员在那个时代成长起来,这是非常清晰的。

  智能机出现是大概2007年,当时手机游戏成为移动互联网真正第一个赚钱的应用,接着出现了大量移动应用的爆发,比如电商、社交等等。那时候游戏公司业绩连续增长,所以那一游戏行情是的确有业绩支撑的。当然后边泡沫化的并购带来了这几年今年的商誉减值风险,让大家深为诟病,但是移动互联网这一轮革新给我们带来的生活改变和经济增长是实实在在的。这种增长是建立在中国最好的3G和4G网络、10亿移动网民基础上的增长,是上一代流量红利和基础技术创新带给我们的。

  站在今天,我们探讨5G是否有可能带来又一轮底层技术的硬创新,进而又能带来新的一轮的应用创新。从2017年开始的电子终端创新,比如穿戴设备、汽车电子、智能家居,2019年当下应该非常清楚,是通信行业基础投资的周期,5G在全球范围内开始商用,这时像极了2009年,十年一周期,又一轮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正在大规模启动。

  2020年以后,生产类的应用、物联网应用、车联网的改变,可以类比手机时代从功能机到智能机的改变,是突破式改变。当下5G不断被验证,但5G只是一个工具或者通路,它引领通信底层的技术创新又到了新的周期,它将过去3G 4G人与人的连接,通向了物与物的连接。

  二是政策环境给技术创新带来更多的机会。

通信行业巨大的基础设施开支背后,谁来支撑成本?我们经常说“举国的创新”,在美国、德国、日本都有被提及,是举国体制的创新,是自上而下的支持,以十年为周期的政策持续支持,创新其实是一个“重资产行业”,我们现在研发投入5%就叫高科技行业,这个数据在美国一般都在10%以上,所以只有举国的创新才有可能带来技术的爆发,这是一个系统工程。

  举个微观的例子,这几年税收政策的调整,我们看到很多高科技重资产领域有了更有针对性的定向减税,去年留抵税开始有上千亿的返还,今年对制造业服务业增值税又有所降低,而这个对营业收入巨大,毛利率和净利率差大的通信行业尤为有利。别的的还有很多支持创新和科技的政策,相信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对科技创新总体的政策支持环境更为利好,更为持续。今年TMT行业是投资热点,信息安全、国产替代、软件国产化值得尤其关注。大家都知道在一个完全市场化的领域,打破“摩尔效应”非常难。但在政策支持的环境下,会有很多自主创新的领域会有细分的机会。这里边我们对技术驱动的龙头公司更为看好,科技行业里面最好的公司,估值本身不是制约公司本身问题,更多的是这样公司在研发技术储备上,是否具备硬创新核心竞争力,能够带来新一轮的真成长。

  比如近期上涨很多的边缘计算概念股也受到关注,中信建投作为最早深度研究边缘计算的团队,中信建投通信团队于2017年7月发布深度报告《移动边缘计算,站在5G“中央”》,全面剖析了移动边缘计算的概念、与云计算及CDN的区别与关系、移动边缘计算的发展趋势及投资机会。虽然是2017年的报告,但站在今天来看依然具有前瞻性。所以很多技术创新的验证其实是很慢的,资本市场反映的有时候和产业发展的阶段,也是脱节的。

  客观来讲,边缘计算确实已经进入产业化阶段,但尚处早期。我们认为,制约边缘计算发展的核心不是技术,而是应用需求与商务模式。毕竟边缘计算更多强调靠近用户的计算、存储与分发,采用“建设边缘机房DC、部署边缘服务器等硬件、加强边云协同”的方式实现即可,但恰恰因为这样,额外的固定资产投资亟待新的应用场景及其衍生而来的为边缘计算额外付费的模式,否则边缘计算也是空中楼阁。但5G已经进入商用冲刺阶段,未来的应用将可能百花齐放,自动驾驶、工业控制、赛场直播等场景对边缘计算有着强烈需求,因此随着边缘计算发展,投资机会就会出现。

  另外5G商用在即,前边很多建设概念股涨了很多,但未来应用创新可能才是更大的机会。

  三是科创板对于TMT行业带来的影响。

这次科创板定义的高科技、硬创新,以核心技术划分,我们可以看到一种可能性,中国在这个细分领域的企业的资本市场环境,是否会有与国际化接轨的可能性?过去优秀的中国科技企业很多选择去境外上市,受国内市盈率、审核机制的约束,对于科技龙头公司真正回到A股非常困难。但是今天,从定价机制、估值体制、交易机制这些来看,科创板是最接近纳斯达克、伦交所的制度设计。

  科技企业如何估值?科创板将来提供一种可能性,这样的公司怎么估值、差异化定价,怎么考虑到它的研发投入,考虑到他的技术领先性,进而未来能否验证成长性?这是我们分析师和投资者要努力的方向。当然长期看,科创板能否吸引好的企业,这是最为关键的。中信建投有非常优秀的投行和机构客户,好企业,好投行,好客户才能支撑起市场化定价环境下的定价权。我们看到的科技细分的公司,比如集成电路、人工智能、信息安全、军工新材料领域的一些优质公司,科创板会为他们带来资本市场直接融资更好的机会。

  当然从风险的另一面来看,今天科创板还没来,但我们已经把类科创概念股炒起来了。未来对于A股市场存量的对标公司,肯定进一步加剧分化,对于科技龙头或者优质企业会有拔高,对于炒作类的公司现在可能才是壳价值湮灭的开始。

  未来无论是做事业还是做投资,我们对于科技板块都带有更大的期待。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