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群

科技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 巴黎圣母院与圆明园,两把大火烧出不一样的痛

巴黎圣母院与圆明园,两把大火烧出不一样的痛

巴黎圣母院的大火,烧毁了标志性的塔尖,烧痛了世界人民的心。一大早,人们奔走相告,是震惊,是错愕,更是为这一世界文化遗产的损毁而心痛。

世界文化遗产的损失,让全世界人民将视线对准法国、对准巴黎、对准巴黎圣母院,也让所有媒体聚焦于此,密切关注与之相关的一切。

在对火情和现场大幅报道的同时,一个消息刺激着国人们,即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呼吁:我要告诉大家——我们将一起重建这座大教堂,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做到这一点。从明天开始,一个全国性的捐赠计划将会启动,它将延伸到我们的国界之外。

当“国际募捐重建巴黎圣母院”、“法国云开CEO捐款1亿修复巴黎圣母院”的消息传开时,“我们圆明园也要募捐”的类似声音也在社交媒体传播。我们理解有着拳拳爱国之心的人们对圆明园损毁的痛惜之情,理解大家对那段不堪历史的痛。

但必须明确一点的是,爱国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一码归一码,圆明园毁于战争,巴黎圣母院毁于火灾。这个特定的时刻,不可比较,不能比较,更不应该联想。

我们知道,巴黎圣母院是向全世界游客免费参观的,日常收入基本靠卖周边纪念品维系,不定期的修缮支出一直靠社会募款。

举全国、举世界之力重修巴黎圣母院,反而更能体现这个文化遗产的世界性和人文性。

其实,在这个消息发布之前,就有少数人借社交媒体对这次大火表明观点,“巴黎圣母院大火,我很欣慰!”“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很难同情法国人,因为这件事情很容易让我联想到被英法联军焚毁的圆明园。”……的确,巴黎圣母院离我们很远,圆明园离我们很近,但无论远近,它们都属于世界文化遗产,都是世界文化的瑰宝,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我们应当保护和珍惜。

任何世界文化遗产的损毁,都让人痛心。面对被大火损毁的巴黎圣母院,我们不能幸灾乐祸,更不能拍手称快。

遥想当年,雨果曾就英法焚毁圆明园写下如是激昂的文字:“将受到历史制裁的这两个强盗,一个叫法兰西,另一个叫英吉利。法兰西吞下了这次胜利的一半赃物,今天,帝国居然还天真地以为自己就是真正的物主,把圆明园富丽堂皇的破烂拿来展出。我希望有朝一日,解放了的干干净净的法兰西会把这份战利品归还给被掠夺的中国,那才是真正的物主。现在,我证实,发生了一次偷窃,有两名窃贼。”

一百多年前的雨果能做到对中国文物损毁痛心,在地球村时代的今天,我们更不能狭隘与短视。互联网时代,世界的各地的文化也被我们借助各种手段得以了解和亲近,我们早就受惠于各国文化,得益于各国的文化遗产。

可以想象,那些在网上逞一时口快的少数人,应该或多或少受过《巴黎圣母院》的熏陶,应该被法国的浪漫文化感染,当他们在巴黎圣母院着火之际,追忆中华民族苦难的历史,本身并没有错。列宁曾说过一句名言:“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是的,历史不能忘记,国家的耻辱更不能遗忘。但记住历史,是为了让文明不再遭受劫难;记住耻辱,更是为了坚定地前行。

巴黎圣母院与圆明园,两把大火不能简单类比,彼此烧出的,是截然不一样的痛。

所以,当我们看到巴黎圣母院遭受大火,看到近千年文明差点毁于一旦之际,应该明白一个道理:痛惜巴黎圣母院才是真正不忘国耻,才是对圆明园被毁的最好纪念。

红星新闻评论员 黄蓝紫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