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群

网球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育 > 网球 > 凯斯谈美网决赛争议 希望能在中国赛季完成一目标

凯斯谈美网决赛争议 希望能在中国赛季完成一目标

凯斯

凯斯

  北京时间9月24日 2018年武汉网球公开赛继续首轮较量,凯斯以两个6比3击败了王雅繁,顺利晋级第二轮。赛后凯斯表示接下来的目标是能入围新加坡总决赛,虽然有点难度,不过想到去年的加西亚,美国人觉得还是有机会的。对于美网决赛小威的争议时刻,凯斯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问:好一场首秀的胜利。重回球场的感觉如何?你觉得你今天打得怎么样?

  答:总体来说对我今天的表现很开心。你知道的,今天的比赛很难,不仅是因为是对阵主场作战的球员,而且她已经在这里取得了几场胜利。

  我很开心,硬要吹毛求疵说的话,有几分不太好,总体我还是相当满意的。远离赛场一段时间后重新回来能赢球总是很好的。

  问:美网后你有多长时间没打球了?

  答:可能五天吧,然后我就回到球场上了。对我来说这已经是很长时间的休整了。不过休息还是好的,我对回到赛场上很激动。

  问:来到赛季末尾你的心态如何?对下一周,你有大目标或是小目标吗?

  答:我想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尽我所能做到最好,但是并没有具体的想法,可能会想要努力给2019赛季赚得一个好的排名位置,不过可能过程并不容易。坦白说,今天谈论的这些并不这么轻而易举。

  但你必须有一个更大的、更宏观目标,并不是只是针对接下来的几周,你明白的,在1月份新赛季开始的时候能有个好的起点。

  问:我明白现在赛季还没有结束,你对自己目前为止的表现还满意吗?

  答:今年发生了很多事,我并没有在一整年的时间里都维持相对稳定的状态。但是我觉得,大部分我参加的比赛,我还是表现得不错的,能够连续赢下比赛。

  除了在温网止步第三轮,我在其他大满贯也都取得了连胜,对此我还是挺满意的。

  问:理论上来说,你今年还是能够入围新加坡总决赛的。

  答:理论上。(大笑)

  问:你考虑过这件事吗,你会关注积分吗?看积分的话会激励你妈?还是这件事你并不在意?

  答:我觉得这件事还是有积极的作用的,所以某种程度上,每一场比赛都很重要,需要我们做到最好。但同时,今年我处在和去年截然不同的位置,去年我就在入围的边缘,所以我每场比赛结束了都在想谁赢了谁输了。

  今年我的排名不同了,(想要入围)我至少还得再来两轮连胜。所以还是有一些压力在的。不过同时这确实激励我每天起床去训练场练习。

  问:你提醒了我,去年这时候加西亚就是16名,然后她背靠背赢了两站比赛。这件事会不会让你觉得,我也可以做到?

  答:理论上来说,可行。(笑)

  我觉得这还是挺有希望的,我是说,机会还是有的。这是驱使我打好每场比赛的动力。不仅如此这还要求我在场外、健身房里的时候也做好,保持头脑清醒,这就是这件事积极的一面。所以我当然会考虑这种可能性。

  问:我想问问你关于美网的事情。关于美网女单有相当多的争议,塞蕾娜质疑主裁判在执法的时候对不同性别的球员进行了区别对待。你如何看待这一点?

  答:在我看来,整个比赛和事情的走向都极其不幸,特别是对娜奥米来说。她打得这么好,进入了决赛,结果却发生了这一切。

  我是说,当她在那里赢下第一个大满贯冠军的时候,说出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我很抱歉。我感觉这太糟了。看到发生的一切我觉得很失望。我也了解塞蕾娜的为人,所以我明白她为何会觉得是在质疑她的为人。

  所以我觉得这一事件中的每个人,你懂的,都极其不幸,也非常情绪化。我想我们大可以回过头看看以往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都是怎么处理的,特别是美网,这里已经发生过很多引人注目的事件了。

  总的来说,那绝对是不好的经历。我觉得如果真的存在特别严重问题,我们就需要更仔细地审视这件事,如果发现了症结则必须加以更正。

  问:你是否经历过什么被区别对待的事情,相比于男球员,在场上你有被主裁区别对待过吗?

  答:我不清楚有没有这样需要我亲自处理的事情。如果我当天表现不好,可能并不会在表面上表现出来。所以我没有经历过太多警告,对此我本人是没什么发言权。但我觉得这确实是个问题,因为毕竟有人感受到自己在被区别对待。

  问:我想问问你关于娜奥米的事情。你在美网和她打了一场比赛。现在时间过去一段时间了,可能输球的感觉在你心中已经不是很清晰了,你如何评价她的打法以及打进东京站决赛的表现呢?

  答:她的表现令人印象极其深刻。我记得我当时和她打比赛时,我打出了不错的回球,心想也许她会回给我一个浅球吧,结果并没有。当我又开始想,好吧,总该出现一个什么机会吧,我能借这个机会重新把握比赛的走向。但最终是,即使是在每个破发点上,她都没有给我什么机会。

  淘汰出局后我当然非常失望,但是能和打得这么好的人交手,我真是非常高兴,也很开心看到她在决赛那种情况下处理得很好,所以我觉得这个冠军是她应得的。而后她在东京打进决赛,这也很惊人,但又是意料之中的。

  问:你对娜奥米了解多少?她跟我们说她本人非常害羞,你和她在场下有什么交情吗?

  答:我不是特别了解她。我觉得我应该比她外向、更大大咧咧吧。(笑)我猜她很可能听到了我的声音,会觉得,天呀,我不太想和她说话。

  我对她的了解是,她是个非常聪明,非常暖心也有点害羞的女孩。我觉得她证明了自己,据我所知她的性格也非常有趣,很友好。像清风一样沁人心脾。

  问:你和许多教练合作过,对你而言,找到一个你可以信任,有足够时间长期和你一起共事的人有多难?我知道现在林赛还跟你合作,但找到一个可以跟你一起四处征战的人选最难的地方在哪儿?

  答:我觉得最难的部分是找到一个可以理解我的人。至于网球,有很多熟悉网球的教练,但我想找一个能协助我做决策而不是仅仅告诉我网球基本事项的人。

  如果我不能理解一件事我会问很多问题,直到理解了你在说什么……作为一名律师的女儿,如果我遇到了不懂的事情我就会问问题,但有时却没有人能回答。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有时候我并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样。

  所以找到一位可以跟我深入探讨一些事情,而不是仅仅跟我说一句“我说了算”。我觉得这就是最难的部分,而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问:场下时候你也这样吗?你是个场上场下一样的人吗?

  答:是的。(如果)有什么事情(我觉得)没有意义,我需要你来解释给我听。如果我还是没听懂,我会提出质疑。对此我也要对我的男朋友感到抱歉。(大笑)

  问:你休息了几周的时间,但是突然你将要对阵科贝尔了。你觉得这会很难吗?你对那场对决有怎样的期待?毕竟很了解她。

  答:是的,我觉得我在退役前大概还要和她再打195场比赛吧。我想我对即将遇到她一点儿也不意外。但这毕竟还是场很难的比赛,跟她打的比赛总是很难。

  今年夏天我赢了她一次,我要好好研究那场比赛,看看我哪些环节做得比较好。回头看近期的比赛就行了,不用找四年前的录像还挺好的。(笑)

  问:向前看得更远一点的话,联合会杯也近了。

  答:天呐,还有好多周呢,拜托,考特妮。(大笑)

  问:是不是说你还没有为接下来的几周准备好加速,你仍然觉得这些事还很远?

  答:我想说,联合会杯是我需要在谨慎处理赛程时需要考虑的问题。这件事让我有点迷茫。每年到了赛季的这个时候,都挺难的,因为你看,我理论上可以去新加坡,也有可能要去珠海。

  但联合会杯会在我的赛程中,毕竟我只要去打一天的比赛就够了。

  问:你刚提到你作为一个律师的女儿,身为一个律师的孩子这点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答:我觉得我妈妈很好,因为她从来不会只说“我说了算”。她会跟你解释一切原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应该怎么做。但这也有不好的一面,因为会让你变得非常喜欢和人争辩。

相关信息: